上班/放空记

最近的上班日子都在家里度过,导致生活次序变得有点乱。然而,时间久了,我也渐渐习惯了在家上班的日子。在上班的时间前,我会开启工作用笔电,向上司做个简略的报告后,就开始工作。

那是我理想中的流程。然而,多的时候都是在报告之后享用简单的早餐,或者是稍微放空之后才真正进入状态。也许是因为前晚睡得不是很好的关系吧。

在那小小的卧室兼工作室里,阳光早已从小小的玻璃窗照射进来。打开窗帘的那刹那,屋外的风景变得不一样了。和周末的早上不一样,在平日的早上,停车场都是空的。路上也不太能见人影。也许是因为COVID-19的关系吧。

其实,我能在家上班,也是因为COVID-19的关系。

东京和近邻的县都在近期发布了极少的确诊人数。

也许这意味着回到公司上班,早起出勤的日子也快要恢复了吧。

在卧室内放空,看着那白色或深灰色的墙壁发呆,虽然看不了什么东西,但是我仿佛从笼中被释放出来一样,感到自由自在。尽管以现在的情况不能自由去玩,但是能呆室内做公私事,这仿佛回到中学,大学的日子去了。

看着手机的日历,来到日本已经有好几年,但是我仿佛才刚来不久。稍微做些非日常的事情的时候都能激起内里的好奇心和那把火。网上存着的那旅游计划文件也一直处于草稿的状态。今年所预购的机票会成为怎样,我也不知道。

今年4月尾的黄金周(Golden Week)和往年不一样,我不仅没踏出日本,更没有踏进离家不远的火车站。在家里看着重播的各种旅游节目,再加上天气超好的那个黄金周,我不禁羡慕起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放着各种旅游相关的照片。(你们是认真的去玩了吗?)

放空。

听着被设置为循环的手机音乐,我默默的敲起工作的笔电继续工作。12个小时候,我再重复相关的行动,但是,这换用自己的电脑了。

盯着屏幕中的“你在想些什么?”。不禁写道,“有好多。数不清。”

你是你自己的牢狱

以前我读过许多心理系文章,说明思想和想法是如何塑造一个人。对一个人的认识,甚至是他是怎样的一个人,可谓是从他自己的思想中被塑造出来也说不定。我不时也陷入了这样的一个想法 — 在事情A的处理方面,若选择方法B或C来解决,而不是方法A(平时的解决方式),那么事情肯定有突破性的发展!我这么想着。

确实,采取新的方式来解决一个问题自然会迎来应当的结局 — 毕竟,凡事没有所谓固定的结局。人生也许就是从许多的分岔路口形成出来的?我不禁这样想。

我喜欢挑战新事情,但同时也喜欢维持现状。要说挑战新事情,最有代表性莫非是到日本上班吧。当初没想得太多去进行申请,经过了两次的Skype面试后正式录取,现在回想起那段事件,仿佛是梦(虽然已经实现了!)。要说维持现状,这个可多了。变化和维持,两个都互相排斥。想了想,简单的事情也可以想成得很复杂,复杂的事情也能被分解为简单的事情,人类可谓是个复杂的生物。


我经常想着事情 — 从日常的事物到短,中甚至是长期计划。我开始计划并且想着该如何去实现这几个系列的计划。无意中,我仿佛把自己扔进一个无形的牢狱里。很可笑的是,牢狱的锁是自己上的。到了什么时候就该做A,到了某个里程碑时需要完成B,到了。。。

这系列的“到了”和“就要”变成了一条无形的锁链。

有人说,做人要自由。好好享受了人生之后再慢慢计划,活在当下。有人说,要在最初就好好做计划,以免以后受苦。用一句成语来概括,“先苦后甜”。说实在的,我仍然在一边看着身边友人,一边摸索着自己的路该怎么走。虽然眼前和路上有着许多盏灯照耀着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,但是途中不免有个小路分岔口。我该试看到那个小路走吗?还是别离开那个大道,继续在燈下继续走?

也许生活本来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。也许,我掉进了自己的牢狱。

*好久没写中文博文了,若有犯错,请在留言处给予纠正,谢谢!